文章首页    »   Mtime时光网    »   没别的,就是一篇6到不行的《侠盗一号》彩蛋而已

没别的,就是一篇6到不行的《侠盗一号》彩蛋而已

2017-01-10 Mtime时光网

作为《星球大战》系列的首部外传电影,《星球大战:侠盗一号》在票房与口碑上的成绩有目共睹。除了惊艳的市场口碑表现以外,《侠盗一号》中的彩蛋也是多到不胜枚举,其中不乏致敬1977年的首部星战电影《新希望》与动画《星球大战:义军崛起》的经典星战梗。下面我们就扒一扒《侠盗一号》中都出现了哪些彩蛋,在观影过后再次感受星战文化的独特魅力。

1

神秘的蓝色牛奶



 “蓝色牛奶”是《侠盗一号》中登场的第一个彩蛋,在奥森·克伦尼克前来追捕厄索一家的开场戏中,厄索家中的厨房里就摆放着一瓶“蓝色牛奶”。“蓝色牛奶”第一次出现在1977年的首部星战电影《新希望》中,卢克和他的叔叔在餐桌对话的桥段中,一家人饮用的正是产自塔图因生物—Bantha 的“蓝色牛奶”。

2

圣地杰达



《侠盗一号》中出现的绝地武士圣地—杰达(Jedha)是一颗位于银河系中环的荒漠卫星,是星战宇宙中最早探索原力存在的第一文明大本营,同时也为被视为绝地武士的朝圣之地,杰达也因此成为了原力崇拜者的5A景区,甄子丹饰演的齐鲁英威便是守护杰达圣城的武僧之一。

3

威尔守卫和威尔信徒



在帝国还未到来之前,杰达城中主要由两股势力组成,一是穿着红袍的“威尔信徒“。另一势力就是甄子丹饰演的齐鲁英威所属的”威尔守卫“,他们虽不是绝地武士,但依旧能够操纵一定的原力。而威尔守卫所守护的便是杰达城最高的建筑—威尔圣殿。

在卢卡斯最初的星战构想中,整个天行者三部曲其实是收录在一本名叫”威尔人日记“的读物中,在100年之后才流传开来,这才有了星战系列”很久很久以前,在一个遥远的银河系中“的开篇语。可见,Whills一词才是全片隐藏最深的一个彩蛋。 

4

致敬《新希望》



在琴厄索乘坐的飞船离开雅汶四号义军基地时,一位站在瞭望塔上的义军战士正举着扫描仪器对准飞船进行扫描。同样的镜头还出现在了《新希望》中,只不过飞船换成了千年隼,但两个镜头的构图,演员位置与动作都惊人一致,致敬之意不言而喻。

5

愿原力与你同在



在《侠盗一号》中,银河帝国征地强拆了齐鲁守护的圣殿,但虔诚的齐鲁仍在不停向路人布道,而他的祈福语则是更为古老的“愿原力与你同在”( May the Force of others be with you)。在乔治卢卡斯最初的星战构架中,“愿原力与你同在”本是一句类似“吃好喝好”的祝福语,但随着卢卡斯的脑洞越来越大,“他人之力”演化成为了类似“查克拉”的能量场,也就是星战最重要的元素—原力。

6

索·格雷拉



影帝福里斯特·惠特克在《侠盗一号》中饰演索·格雷拉,该角色第一次登场是在《星球大战:克隆人战争》(第五季第二集)中,动画中他被设定为对抗分离主义分子的昂德朗星反抗军首领,在绝地武士的训练下,索·格雷拉和他的反抗军小队成功解放了昂德朗星。

动画中的索·雷拉行事我行我素不计后果,《侠盗一号》中他甚至脱离反叛军自立山头,再加上全身都被机械改造,还需要借助呼吸管维生,想必已经为自己的鲁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。据悉,该该角色即将在2017年1月7日加入《星球大战:义军崛起》动画的第三季首播集《吉奥诺西斯幽灵》,预示着星战正史宇宙将在《侠盗一号》之后进一步扩张。

7

哥斯拉乱入



《侠盗一号》的导演是凭借独立科幻片《怪兽》一举成名的英国导演加里斯·爱德华斯,这之后被传奇影业相中指导了2014版的《新哥斯拉》,而《怪兽》和《新哥斯拉》这两部加里斯的代表作品也被制成了《侠盗一号》的彩蛋。

在索格雷拉的山洞中的壁画上,我们可以看到《怪兽》中迟迟不愿现身的巨型怪兽,以及在《新哥斯拉》中当街交配的怪兽—穆托。此举并不是加里斯自卖自夸,而是剧组成员开的一个玩笑。

8

经典星战桌游



 “Dejarik”是星战宇宙中最流行的桌游,自《星球大战:新希望》在千年隼号登场以来,Dejarik在《星球大战7:原力觉醒》,《克隆人战争》,《星球大战:义军崛起》动画中都曾出现。

不过,《侠盗一号》中的Dejarik桌游角色并不是全息投影。在琴和卡西安进入格雷拉堡垒的桥段中,格雷拉的手下就在用怪兽模型对战玩的不亦乐乎,看来能买得起全息化Dejarik桌游的汉索罗不愧是“银河高富帅”。

9

全息化提列克舞女



同样在格雷拉手下玩Dejarik桌游的镜头中,前景部分出现了一个全息化的提列克族(该种族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头上长了一对触须)舞女。不得不让人想到《星球大战6:绝地武士归来》中,赫特人贾巴用来取乐的提列克舞女。

10

《星战8》导演&制片客串




在帝国发射死星激光摧毁杰达星的桥段中,外围发射平台上有两个帝国操作员为了躲避强光,纷纷趴向操作台。细心的星战迷不难发现,1977年的《新希望》中也存在这样一个镜头,两者无论是构图,运镜,音效还是演员动作都一般不二,这其中的致敬之意不言而喻。

而饰演这两个操作员的正是《星战8》的导演—莱恩·约翰逊(Rian Johnson)以及制片人莱姆·博格曼(Ram Bergman)。

11

塔金总督再现银幕


作为星战系列的经典反派,彼得库欣饰演的塔金指挥官想必星战粉都不会陌生。他是帕尔帕庭的忠诚爪牙,死星计划的主谋,最后跟随死星一起灰飞烟灭。而《侠盗一号》作为一部围绕死星展开的星战电影,出现塔金这位关键人物也是对星战记忆的传承。


鉴于彼得老爷子已经在1994年逝世,本片中为该塔金提供动作捕捉的是演员盖亨利(Guy Henry),也就是《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》中的皮尔斯·辛克尼斯。而塔金的脸部则是完全的数字化重塑。

12

《新希望》老干部




《新希望》中的义军老干部—简·多登纳将军也在片中亮相,但由于原初扮演者Alex McCrindle于1990年逝世,《侠盗一号》中的多登纳将军由《权力的游戏》中 “无畏的巴利斯坦”的扮演者伊恩·麦克尔希尼出演。

《新希望》中的“RA-7”虫眼机器人出现在了杰达城的街道上,这次不再是躺尸运输车了,在《侠盗一号》中有两个特写镜头。同时在街道上晃悠的还有《星战5》中出现的侦察机器(Probe droid)。

13

特型演员和经典CP组合



特型演员沃里克·戴维斯在本片中饰演Weeteef Cyubee,索格雷拉的手下之一。沃里克·戴维斯凭借出演《星战6》中的“伊渥克矮人”成为星战常驻角色,几乎参与过所有星战电影矮人角色,甚至包括尤达大师。

机器人逗比组合R2-D2和C-3PO出现在了义军起航的桥段中,C-3PO依旧在不停地抱怨…..

14

同族提列克人




本片中出现了一个名叫比泽·福图纳(Beezer Fortuna)的提列克人,熟悉《星球大战》列的观众都知道,1983年的《绝地归来》中有一个名叫比布·福图纳(Bib Fortuna)的同族角色,而且二人的形象也颇为相似。

其实,比泽的灵感就是源自比布当年在前期制作阶段的设计模型。也正因为如此,比泽被顺理成章地设定成了比布的本家亲戚。

15

拉杜斯上将源自丘吉尔



在去年11月份的一次访谈中,本片的生物特效总监曾表示,拉杜斯上将参考了著名的英国首相丘吉尔。而且,这种参考不仅体现在角色的体貌特征上,还体现在演员对角色的塑造上。

16

吉戈人的来历



这种名为吉戈人(Gigoran)的长毛异族人虽然是首次登上大银幕,但在九十年代的衍生作品中就已经存在,不过形象上略有差异。

17

弑星者



在2008年的著名ACT游戏《星球大战:原力释放》(Star Wars: The Force Unleashed)中,玩家操控的主角代号为“弑星者”(Starkiller),真名则为盖伦·马雷克(Galen Marek)。

这部游戏的剧情涉及了义军同盟的组建,而且最后一个关卡就设置在死星之上。“弑星者”在《新希望》的早期剧本中一度是卢克·天行者的姓氏,后来又在《原力觉醒》中被用作第一军团(First Order)秘密基地的名称。而“盖伦”则被用到本片当中,成为了琴的父亲的名字。

18

红色领队和金色领队



本片中出现了驾驶X翼的红色领队(Red Leader)和驾驶Y翼的金色领队(Gold Leader),这两名飞行员都是《新希望》中的老人物,而他们的形象也与《新希望》中一致。不过,这一次制作团队并没有借助CG和动补,而是找出库存的老镜头,然后将其整合到了新电影中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这场战斗中红色5号被钛战机击落,而他的接班人正是在《新希望》中驾驶红色5号的卢克。

19

“幽灵号”和“坦特维四号”



在片尾部分的太空大战中,就出现了反叛军的太空载具—幽灵号,义军基地的降落坪上也出现了幽灵号的身影。同样在太空战中出现的还有1977年第一部星战电影中的经典飞船—坦特维四号(Tantiv IV),即《新希望》开片部分莱娅公主被达斯维达俘获的同款飞船。

而在《侠盗一号》的结局,坦特维四号再一次出现正是在逃离达斯维达的歼星舰,船舱内的内部构造,人员服装都悉数还原了《新希望》中的设定,使整部《侠盗一号》在视觉与时间上完美承接《新希望》。

20

女执行者号



根据官方设定,在电影里的这个镜头中,死星旁边的歼星舰名为“女执行者”号(Executrix)。

这艘歼星舰此时已经归塔金所有,它最早出现在星战的旧正史小说《黑暗尊主:达斯·维达的崛起》(Dark Lord: The Rise of Darth Vader)中,后来又在新正史小说《塔金》(Tarkin)和《催化剂》(Catalyst)中相继出场,这次则借《侠盗一号》的东风正式登上了大银幕。同时,这三本小说的作者都是詹姆斯·卢塞尼奥(James Luceno)。

21

真实坦克改装


TX-225突击坦克曾被命名为“帝国突击悬浮坦克”,但悬浮式设计在早期遭到废弃,被履带式取而代之。电影中的突击坦克是用一台现实中的Alvis Stormer改装而成,并由经验丰富的坦克驾驶员操作,以免对布景造成损坏。

22

机器人“小铁”现身


《星球大战:义军崛起》中的太空机器人C1-10P,也就是“小铁“(Chopper)同样出现在了影片当中—在义军通讯员向最高领袖蒙·莫斯马汇报战况的镜头中,小铁正处于银幕左下角,发出叽里咕噜的信号声实力抢镜。

不同于乖萌讨喜的R2-D2,小铁属于报废后二次加工的残次品,内部结构不是原装的,这也导致他脾气相当暴躁,但对于救了他一名的女驾驶员赫拉非常忠诚。

23

神秘的辛杜拉将军



同时在小铁现身的镜头中,耳尖的观众会听到基地大喇叭在呼叫“辛杜拉将军”,至于这位辛杜拉何许人也,星战迷给出了两种猜测,一是查姆·辛杜拉(Cham Syndulla),即动画《克隆人战争》中与安纳金和温杜大师并肩作战的提列克反抗军领袖。

另一位则是查姆的女儿,即赫拉·辛杜拉(Hera Syndulla),即动画《星球大战:义军崛起》中小铁的主人,驾驶幽灵号的女飞行员。

24

这是个圈套



在《星战6》中,Akbar上将听到有敌军,本能性爆出经典台词“It's a trap!”(这是个圈套)这个镜头被无数星战迷做成Gif拿来调侃。《侠盗一号》里索格雷拉又因帝国军和琴的不期而至,心生狐疑再次爆出了这句“It's a trap!”

25

锤头舰立奇功



在斯卡里夫太空战中,义军使用了锤头舰(Hammerhead Corvette)以智取胜,一举两得击沉了帝国两艘歼星舰。而锤头舰首次登场便是在《星球大战:义军崛起》第二季中,负责协助莱娅公主输送人道救援物资。

值得一提的是,《星球大战:义军崛起》动画是迪士尼收购卢卡斯影业之后制作的首部动画,而《侠盗一号》中又埋藏如此之多的动画彩蛋,足以看出迪士尼正在全力打造一个“星球大战“宇宙。

26

T-15跃空机退役


在义军潜入斯卡里夫情报所的战斗中,两个负责巡逻的暴风兵正在闲聊,一个说道“你听说没,T-15要被淘汰了。”另一个说道“早就该淘汰了!”两人还没说完就被甄子丹撂翻了。他们所说的T-15指的是帝国“T-15跃空机”。

在《新希望》中,新型的T-16跃空机就是卢克在塔图因老家驾驶的三角翼飞行器,而在欧比旺潜入死星内部的桥段中,两个暴风兵还在讨论最新型的VT-16跃空机。从载具的更迭上也能看出《侠盗一号》和《新希望》的联系,不得不说本片的确在细节上下足了功夫。

27

死星槽点解释



作为银河帝国统治宇宙的终极大杀器,“死星”可以说是被主角光环强行摧毁的典型例证。自1977年《新希望》上映以来,死星排气口成为“蚁穴”的剧情设定就广遭争议。

原来该设计缺陷是盖伦厄索故意留下的“后门程序”,目的就是为了防止银河帝国利用死星散播恐惧,如此一来,他的女儿琴厄索便能将准确情报反馈给反叛军。不得不说,这个马后炮给100分。

28

“死星”设计图的主炮位置



本片中的“死星”设计图与《新希望》中的保持一致,主炮都位于赤道,而非像实际的死星一样位于北半球。

这一差别其实属于当初的失误:在《新希望》的早期制作阶段,主炮碟部的位置原本设计在赤道;当碟部后来在道具上被改到北半球时,《新希望》中的相应动画已经基于旧设计制作完成。受预算等因素的限制,电影最终只能采用这段动画。

29

异形星球



《侠盗一号》中的伊杜(Eadu)星球是银河帝国的水晶加工厂,同时也是一颗暴雨肆虐的星球,险恶的地表,幽暗压抑的环境很容易让人联想到《异形》电影系列中,异形盘踞的LV-426星球。而导演加里斯也承认,伊杜星球在设定上极大借鉴了雷德利斯科特的异形系列场景概念。


30

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



除了断手梗,威廉尖叫梗之外,每一部星战电影几乎都要刷“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”(“I have a bad feelings about this”)的台词梗。而在《侠盗一号》中,负责刷梗的换成了“谢耳朵”机器人—K-2SO,只不过还没等他说完,卡西安和琴同时要求他闭上乌鸦嘴….。

31

安德列斯舰长



在贝尔•奥加纳(莱娅公主的养父,义军首领之一)前往奥德朗通知自己的子民和平已经没有希望,在退场之前他联系了一位叫做安德列斯的舰长。他所指的无疑是《新希望》中因为不愿供出莱娅公主的位置信息,被达斯维德掐死的瑞姆斯•安德列斯舰长。

还有一种说法是和卢克在《新希望》摧毁死星的雅汶战役中并肩作战的唯一幸存者,在霍斯战役中成功“绊倒”帝国步行机的魏吉·安提列斯,但联系起《侠盗一号》前传性质的银幕意义,还是前者比较靠谱。

32

其他帝国绝密武器



在琴厄索与卡西安调取帝国机密的高潮戏中,在未找到死星计划之前,琴还发现了六种帝国秘密武器,而根据《侠盗一号》的前传小说《催化剂》的描述,三种武器属于死星的构成部分,另外三种我们不妨结合星战设定进行推测。

33

黑色光剑Black Saber



黑色光剑是绝地武士最稀有的橙装兵器,仅此一把,在被曼达洛人夺走后,最终落到了同为曼达洛武士的反叛军莎宾·雷恩(动画《义军崛起》中的主要角色)手中。黑色光剑的外形更像是一把军刀,而帝国研究它的目的,很可能是制造出类似死星的终极武器。

34

集群棱镜Cluster Prism



“棱镜簇”尚不得知其具体含义,但在正史外的星战传说宇宙中,存在着一座名为The Prism的超级监狱,最初由绝地武士掌管但后来落入达斯维德手中。以此推测,棱镜簇计划或许是帝国镇压反叛势力的终极牢笼。

35

曼特尔兵站Ord Mantell



档案中还提到了“曼特尔”一词,在衍生宇宙中,曼特尔是犯罪集团“黑日”的据点,在帝国接管曼特尔后,曼特尔成为了帝国的兵站之一。汉索罗在《帝国反击战》提及过他曾在曼特尔星球遇过一个赏金猎人,看来该计划在被摧毁之前已经处于筹备状态了。

36

爵爷归来



对于不少星战迷来讲,达斯维德也就是“爵爷”才是整个星战系列的灵魂人物。而“爵爷”的回归也成为了《侠盗一号》最具情怀价值的看点。首先在配音上,正传三部曲中为爵爷配音的詹姆斯·厄尔·琼斯再次献声,光是这一点就让许多铁粉欣喜不已。

另外,《侠盗一号中》爵爷的宫殿建在了火山星球—穆斯塔法(Mustafar)之上,而这里正是他被岩熔毁容,彻底黑化为“达斯维德”的地方。爵爷的扮演者则是好莱坞知名特技演员,身高199的斯宾塞·怀尔丁。《银河护卫队》中抢了星爵walkman自嗨的狱警,《权力的游戏》中被雪诺劈死的尸鬼,以及《维克多兰肯斯坦》中的科学怪人都是由他饰演。

37

莱娅公主现身



片尾部分莱娅公主终于现身,在接到义军前赴后继换来的死星磁盘后,始终不明真相的义军向莱娅询问传送来的究竟是什么,莱娅公主回复到“希望”。这句台词无疑是在向1977年第一部星战电影《新希望》致敬,《侠盗一号》也通过这句台词完成了承上启下的前传意义。

而年轻的莱娅公主由挪威演员 Ingvild Deila (曾在《复联2》中和唐尼出演对手戏)饰演,从背面的镜头中你就可以看到她标志性的盘头发型。而在正面的镜头中,除了手是 Deila 的,莱娅公主的脸,头发和服装都来自于《新希望》造型的数字重建。

凯丽·费雪银幕传奇


2016年12月27日,饰演莱娅公主的传奇女星凯丽·费雪因心脏问题去世,但莱娅公主却依旧活在万千星战迷心中,无论是《侠盗一号》还是未来的《星战8》,凯丽·费雪的银幕传奇依旧会通过《星球大战》延续下去。但以什么样的方式延续,就相当考验卢卡斯影业的匠心了。


作者:马田史高西斯,墨雪飘·痕


时光网出品


↑↑↑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时光网


点击

阅读原文查看推荐文章

小本《蝙蝠侠》电影又生变数

电影拍摄延期数月 2018暑期上映成疑

To be continue!
作者介绍
Mtime时光网 微信号:V_Mtime
时光网 www.mtime.com—为爱电影的人传递全国最新影讯,全球电影资讯,优惠购票活动及热门电影介绍。 二维码
您的【关注和订阅】是作者不断前行的动力